【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天涯社区 复制网址 更多

 找回密码
 汉字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中国秦腔网: 首页 评论 查看内容

[戏曲评论]昆曲兴衰的几点思考(多图)

2015-11-17 14:07| 发布者: 中国秦腔网| 查看: 70| 评论: 1|原作者: 陈云升|来自: 中国秦腔网

摘要: 2014年国家艺术基金自助剧目北方昆曲剧院《李清照》演出剧照(中国秦腔网刘彭涛2015年10月摄于北京) 2014年国家艺术基金自助剧目北方昆曲剧院《李清照》演出剧照(中国秦腔网刘彭涛2015年10月摄于北京) 昆曲兴 ...
[图]国家艺术基金2014年资助项目北方昆曲剧院《李清照》演出剧照
(中国秦腔网刘彭涛2015年10月摄于北京)

[图]国家艺术基金2014年资助项目北方昆曲剧院《李清照》演出剧照
(中国秦腔网刘彭涛2015年10月摄于北京)


昆曲兴衰的几点思考
作者:陈云升

    宋元南戏不断的发展丰富为明代南戏诸腔的兴起奠定了雄厚基础。产自昆山的昆山腔,百家乐网址:在经过元末顾坚等人拓荒开垦再经魏良辅、梁辰鱼等曲家、剧作家的艺术注入和美学塑造后,到了嘉靖年间已演变为一个完备成熟的戏剧品种——昆曲。早期的昆曲以海纳百川的态度和海绵吸水的精神,不断地丰富完善自身的声腔系统、文学系统和表演系统,以集大成的姿态在中国戏曲史上开辟了一个无比风光的明清传奇时代。毫无疑问,昆曲是明清二代最具影响力的戏曲声腔(即现在所说的剧种),它的文学、音乐、演剧方式等全面性地浸润和滋养过其它戏曲剧种,因此被誉为“百戏之祖”。但是,在经过了长达二、三百年的兴盛繁荣之后,与时俱进能力弱化的昆曲在清代乾、嘉时期则开始走向式微,对昆曲的前途命运产生巨大影响的“花雅之争”开始激烈上演,结果是以京腔、秦腔、梆子腔、弋阳腔为代表的“花部”击败曾经的一枝独秀的昆曲(雅部)告终。从此,中国戏曲进入了地方声腔剧种大发展大繁荣的大好时期,而昆曲却在这个欣欣向荣的“杂花乱弹”时代迅速凋谢枯萎,甚至曾一度湮没无闻。纵观昆曲六百年来的盛衰史,我们不禁会问,昆曲因何而兴而又为何而衰?昆曲的未来又在哪里?这些问题非常值得我们当代戏曲人去关注和思考,为此,笔者不揣冒昧就此略谈一下个人的一孔之见。

一、昆曲的兴盛  

    首先,漫长的历史发展,为昆曲的兴起奠定了坚实的艺术基础。宋元南戏的持续发展至明代,经过了二百多年的蕴育和累积,南戏诸声腔的多元化发展势头一下子爆发出来了。昆腔在经过元末顾坚等人的草创和革新下,又历经了一百多年的不断丰富和完善,终于在明中叶曲学大家魏良辅、大剧作家梁辰鱼等人的手中基本完成了昆腔演变成昆曲(正式剧种)的历史性改造。正是因为这个条件的成熟,不久,昆曲便开启了它的光彩夺目的明清传奇时代。当然,昆曲的勃兴也并不是偶然的,这应当归功于昆腔的成熟与完备和戏曲受众的青睐与热捧。我们知道,在音乐上,昆腔实现了从清唱到配入各类管弦乐器演唱的改进,在唱法上则将讹陋的唱法改进为气无烟火、细如游丝的“水墨调”,在剧目创作上则有梁辰鱼的《浣纱记》等原创作品被搬上了舞台,倾倒观众无数。可以说昆曲在走向成熟剧种的过程中,它从形式到内容上都经历脱胎换骨的新发展和新蜕变,从而让昆曲变成了一个广受欢迎的剧种声腔。

    其次,优越的文艺环境和戏曲氛围对昆曲的繁荣兴盛具有巨大的促进和推动作用。众所周知,自宋元以来,江浙地区一直是宋元南戏的发祥地和根据地,南戏的蓬勃发展甚至曾一度让中国剧坛出现了南北双峰并峙的戏剧演出壮景①。正是戏剧环境的蕴育和陶冶,昆曲的种子才得以萌芽生根并汲取养分健康成长、枝繁叶茂。一句话,宋元南戏在江南一带的盛行和流播为昆腔、昆曲的茁壮成长提供了有利的外部环境。

    其三,昆曲的影响力的进一步扩大和增强还在于有一批文化精英人士的加盟和参与。文化精英的加盟让昆曲创作引领时代思想与审美潮流,名家名作不断涌现,无论是梁辰鱼(《浣纱记》作者)、张凤翼(《红拂记》作者),还是汤显祖(《牡丹亭》作者),他们都为明传奇(昆曲)创作了风靡一时、影响深远的杰作,尤其是《牡丹亭》这部在中国戏剧史上堪称最优秀的巨著之一,对促进和推动昆曲艺术的繁荣兴盛更是起到了难以估量的积极作用。

    其四,演出场所的多样化和灵活性扩大了昆曲的社会普及率和覆盖面。与宋元杂剧、明北杂剧在勾栏瓦舍里演出的情况不同,昆曲的演出方式和演出地点显得更加多样和更加灵活。比方说,明后期以后,昆曲的演出既可以演出全本戏,也可以挑演折子戏;同时,它的演出地点也比较多样,譬如堂会演出、酒楼演出、会馆演出、搭台演出、画船演出以及随地演出等等,大大地拉近了昆曲与社会大众的距离,对扩大昆曲的社会普及率和覆盖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二、昆曲的衰落

    经过二百年左右的一枝独秀,昆曲来到了清乾嘉时期,一场被戏曲史家命名为“花雅之争”的菊坛公案开始上演。众所周知,在这场竞争中败下阵来的是雅部的昆曲,而花部里面的京腔、秦腔、梆子腔、弋阳腔等等声腔却获得了空前的发展和繁荣,并开辟了中国戏曲史上的取代“传奇时代”的“乱弹时代”。花雅之争失利后,昆曲失去了主流市场和主导地位,活动范围只局限在文士阶层和宫廷宴会之间,可是到了清后期,文士阶层也疏远了昆曲,甚至连宫廷宴会的市场也越来越少有昆曲身影的出现。昆曲为什么落到这般田地呢?依笔者拙见,主要是内外两个方面的因素造成的。

    首先,从内部情况来看,昆曲的发展存在四大问题:

    一是昆曲的原创力每况愈下,昆曲自身的创作力没有与时俱进。清康乾以后,原创的昆曲名剧尤其是成功大戏严重匮乏,创作后劲严重不足,昆曲沦为了一种“吃老本”的艺术。我们知道,作为在中国戏曲史的曾经风光了二百年的昆曲,其创作到了清代南洪北孔的《长生殿》和《桃花扇》之后便没有了强劲的嗣响,失去了强有力的原创推动力量。由此,一方面是折子戏和选场演出形式滥觞,昆曲的演出内容越来越局促狭隘;另一方面,昆曲再也没有出现《浣纱记》、《牡丹亭》、《长生殿》、《桃花扇》这样的与时俱进的时代精品,只能走老戏老演、老演老戏的极不健康的发展道路,最终逐渐地走进了历史的小胡同。

    二是观赏趣味和审美倾向与社会大众有差距。昆曲剧目多是出自文人雅士之手,但观赏趣味的过度雅化和文词的佶屈聱牙距离大众接受能力甚远。在梁辰鱼、张凤翼、汤显祖、洪升、孔尚任等戏剧家的手中,昆曲创作走的是雅化观赏趣味路线,演出圈子基本上是局限在士大夫阶层人群;昆曲的文词佶屈聱牙的弊病十分明显,即使是《牡丹亭》这样的作品,清代的李渔就对其某些唱词的过度“雅化”提出过批评,称其“妙语”只可做文字观,不能做传奇观②。关于这种高度雅化的观赏趣味和审美倾向是好是坏,“花雅之争”的战局结果说明了一切。

    三是演剧形态的固化和演出内容的模式化,导致观众的审美疲劳。昆曲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既给昆曲累积了丰厚的遗产,同时也塑造着昆曲的固化特征。从演出行当上来说,昆曲主要是以演出生旦戏为主;在故事内容上,主要是演绎才子佳人和帝妃宫恋的故事,这种固化的演出模式到了清乾嘉以后就给人造成了一种严重的审美疲劳负担,随着异彩纷呈而又通俗易懂的花部的兴起及其大受观众的欢迎和追捧③,而昆曲遭人冷落的必然命运拉开了帷幕。

    四是人才结构不合理,编剧、度曲、表演创作人才严重失衡。昆曲在清代以后呈现的是表演艺术的独门“单人舞”式畸形发展面貌。自《桃花扇》以后,昆曲原创剧本创作尤其是成功名作凤毛麟角,同时昆曲音乐的创作创新力量也不复再现魏良辅、梁辰鱼等人的创作气象。在表演上,以京剧、秦腔、梆子腔为代表的花部诸腔又比昆曲的表演更加生猛和出新,在剧目内容上,花部诸腔的创新也比昆曲更为优越,于是,缺乏综合性人才结构支持的昆曲从形式到内容都逐步地落后于花部诸腔,也落后于时代。

    其次,从外部情况来看,昆曲的衰落受到四个因素的影响:

    一是明清时兴禁戏之风,影响了昆曲的艺术空间和市场活力。禁戏之风的不时发生,往往会使一些合乎社会和民间观赏爱好和审美习惯的昆曲剧目被当局查禁,甚至有些演出剧目还受到了蛮横篡改和恶意毁弃,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昆曲的市场活力和竞争力。昆曲在明清二朝是社会的主流戏剧演出剧种,无形中,当局对昆曲的关注和监管也非常严格,每一次朝廷审查社会戏曲演出剧目,昆曲必定是首当其冲。在屡次的剧目查禁运动中,昆曲遭受的损伤最为严重,发展创新也越发举步维艰。

    二是从事昆曲创作具有一定的风险性。随着清康乾以后社会政权日趋稳定,社会监控尤其是思想文化上的监管也随之越发严厉,各种“文字狱”之风愈演愈烈,昆曲的创作创新失去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另外,昆曲名家诸如南洪北孔等人的惨淡的人生遭际,对有志于从事昆曲创作的人来说造成了无形的挫伤,这种无形的风险性打击了文化精英从事昆曲创作的积极性,因为“可怜一曲长生殿,断送功名到白头”的不幸遭遇,对于日渐现实的文人士子来说已成为一个巨大的惊悸。

    三是清廷的政治策略的调整让高度依赖文化精英加盟和支撑的昆曲创作出现无才依傍的惨淡局面。清廷取得统治地位之后,延续明代“八股取士”的科举政策,注重在政治上吸引和拉拢社会文化精英阶层,而从事昆曲工作对于有政治抱负和现实追求的文人士子来说已然不是什么很有出路的职业,昆曲事业失去了文化精英阶层的才干支援和有力加盟。

    四是宫廷的青睐和圈养在客观上也给昆曲制造了一种不健康的演出导向和市场导向。毫无疑问,昆曲的杰出成就主要是由一群杰出的文化大师创造出来的,它的艺术品味和文化格调自然会受到了统治阶层的欢迎和推崇,统治阶层也乐于借此来宣示他们文化身份和艺术格调的精致和文雅。昆曲在清代早期曾大受宫廷的青睐和厚爱,为此,昆曲也曾过过一段甜蜜无限的美好日子。但是,以宫廷喜好为市场导向的昆曲走的是一条不太健康的发展道路,它的市场空间往后变得越来越小,尤其是在花部诸腔兴起之后,昆曲无力抗衡。在清代后期,京剧逐渐取代了昆曲的位置而登上了宫廷的大雅之堂,由此,昆曲不但被赶下了主流位置,同时也失去原有的民间市场。至此,昆曲的衰落是全面性的衰落。

    三、结语

    值得庆幸的是“天不丧斯文”,昆曲在最困难最低落的岁月里,始终有着一批传承者和守望者在为昆曲艺术的赓续绵延默默努力,使得具有六百多年悠久传统的昆曲得以薪火相传直至今天。令人振奋的是,20世纪50年代《十五贯》的轰动演出和新世纪之后青春版《牡丹亭》的重洇血色,让昆曲焕发了新的生命光彩,并积极推动昆曲走向新的发展阶段。时至今日,相信在高度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时代环境中,昆曲艺术的人才结构将会得到合理的调整,昆曲的丰厚遗产将得到更为有效的继承和弘扬,昆曲的发展创新也会找到一条更为科学的道路,我们期待昆曲再创新的历史辉煌和美好未来。

    注释:

    ①参见周贻白《中国戏剧史长编》,上海书店出版社,2004年版第119页。周贻白先生认为,所谓南戏实为“温州杂剧”,其出生年代乃在元杂剧之前。
    ②参见李渔:《闲情偶寄·词曲部》。李渔在该书的“贵显浅”章中对《牡丹亭》中的“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等词句提出质疑,认为这样的曲文过于晦涩费解,不易为大众所直接领会。
    ③参见廖奔、刘彦君:《中国戏曲发展史·第四卷》,山西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108页。该书认为,花部剧种的武戏、功夫戏、鬼戏、动作戏等更加多样更加丰富的演出内容和方式比昆曲更受大众欢迎。(原载于《广东艺术》2015年第5期)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中国秦腔网 2015-11-17 14:39
[戏曲评论]昆曲兴衰的几点思考(多图)
2015-11-17 14:07
发布者: 中国秦腔网
原作者: 陈云升
[网页版]
http://www.chinaaam.net/pinglun/201511/00006943.html
[手机版]
http://www.chinaaam.net/739/?c=index&a=viewthread&f=wx&tid=381928&siteid=264744394

查看全部评论(1)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复制网址 更多

( www.chinaaam.net   

GMT+8, 2016-10-26 00:11 , Processed in 0.578416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